0%

五运六气基础知识

概述

五运六气,简称运气,又称运气学说,为古人研究气候变化与疾病关系的一门学问。方法为运用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理论,以干支系统进行演绎,总结人在宇宙中的生理、病理变化。运气学说为一综合学科,其范围涵盖古代天文学、气象学、物候学、地理学,属于医学气象学和时间医学的范畴。

内容包括五运与六气,运与气又有主、客之分,推算时需互相参照,并综合当年物候才能准确推估疾病的发病规律。

意义

统一气候变化与自然界的生物与非生物现象。古人认为天地间的阴阳变化形成四季,春暖,夏热,秋凉,冬寒是阴阳消长衰退的结果。因此自然界的变化,如植物的生长、开花、结实,候鸟的来往,以及下雪、打雷、河冻,均能反映阴阳变化的过程。借由观察某特定时刻自然界的生物与非生物现象,能得知该阶段阴阳的变化情形。如此便用阴阳将四季的晴雨寒暑、植物的生长荣枯、动物的往来生息统一。

统一气候变化与发病。运气学说认为人处在天地之间,天地间的变化影响所有的生命活动。《素问‧生气通天论》:“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因此气候正常,人体内的阴阳平衡也正常;气候异常,人体内的阴阳平衡也随之而紊乱。因此研究气候变化能推测疾病的发生,较早地采取预防措施。

统一气候变化与自然用药。气候变化能影响疾病的发病规律、传变预后,使某些类型的病症发病机会较高,或是该年疾病偏向某种病机,如多挟湿邪。针对此种规律投以相应药物,往往能获得较好的疗效。

五运

五运包括木运、火运、土运、金运、水运,表木、火、土、金、水五行之气在天地阴阳中的运行变化。五运代表不同节令的气候特征,因此五运是探索一年五个季节变化的运行规律。

五运与五季的配对关系为春温属木,夏热属火,长夏湿属土,秋凉属金,冬寒属水。

五运又可细分为岁运、主运、客运。

十干化运

十干化运为运气学说中将天干与五行相配的一种方法。推算五运须先得知该年年干,而十天干对应五运关系为甲己属土,乙庚属金,丙辛属水,丁壬属木,戊癸属火。

岁运

岁运统管全年五运之气,可反映全年的气候特征及发病规律。因岁运居天地之中,气交之分,随天气地气的运动而先行升降,故又称中运。因其通纪一年,又称大运。

太过不及

太过表主岁的运气旺盛而有余,不及表主岁的运气衰少而不足。

甲丙戊庚壬为阳干,主岁运的有余;乙丁己辛癸为阴干,主岁运的不足。因此逢甲年岁运为土运太过,乙年金运不及,丙年水运太过,丁年木运不及,戊年火运太过,己年土运不及,庚年金运太过,辛年水运不及,壬年木运太过,癸年火运不及。

特征

太过与不及每年轮转,若今年火运太过则明年土运不及,后年金运太过。

太过是运本身的气盛,不及是运本身的气衰,不能抵御克制之气。

凡属太过之年,各运之气均在大寒节前十三日交运,不及之年,各运之气均在大寒节后十三日交运。

主运

主运指五运之气分别主管一年五时的运。

全年分作五步,每一步运各主一时,各主七十三天零五刻。始于木运,而火运,而土运,而金运,终于水运,按五行相生次序运行。年年如此,固定不变。各年主运交司时刻如下:

子、辰、申年 丑、巳、酉年
初运大寒日寅初初刻起 二运春分后十三日寅正一刻起 三运芒种后十日卯初二刻起 四运处暑后七日卯正三刻起 终运立冬后四日辰初四刻起 初运大寒日巳初初刻起 二运春分后十三日巳正一刻起 三运芒种后十日午初二刻起 四运处暑后七日午正三刻起 终运立冬后四日末初四刻起
寅、午、戌年 卯、未、亥年
初运大寒日申初初刻起 二运春分后十三日申正一刻起 三运芒种后十日酉初二刻起 四运处暑后七日酉正三刻起 终运立冬后四日戌初四刻起 初运大寒日亥初初刻起 二运春分后十三日亥正一刻起 三运芒种后十日子初二刻起 四运处暑后七日子正三刻起 终运立冬后四日丑初四刻起

客运

客运与主运相对而言,因其十年之内年年不同,如客之往来,故名客运。

客运也是主时之运,即每年五步的任一步,同时有一个主运和一个客运共同主持。

推算方法为以当年岁运为初运,依五行太少相生顺序,分作五步,行于主运之上,逐年变迁,十年一周期。另需注意,应以一个五行太少相生关系为基本单位,若客运超过羽,则下一步的太少应从初运前推。

六气

六气为风、热、火、湿、燥、寒,概括六种不同气候,为古人总结长期生活经验而得。可视为从中国的气候区划、气候特征来研究气旋活动的规律

六气分主气、客气,主气测常,客气测变。客主加临则是将主客气合看,以进一步分析气候变化及影响。

六气是气候变化的本源,三阴三阳是气候变化的标象。六气与三阴三阳的关系为风化厥阴,热化少阴,湿化太阴,火化少阳,燥化阳明,寒化太阳

六气时至气至,便为宇宙间的六种正气;如果化非其时,便为邪气,即气象学上的灾害性天气。

十二支化气

十二支化气为运气学说中将地支与五行相配的一种方法。推算六气须先得知该年年支,而十二地支对应六气关系为子午少阴君火、丑未太阴湿土、寅申少阳相火、卯酉阳明燥金、辰戌太阳寒水、巳亥厥阴风木。

主气

主气主治一年六个季节的正常气候变化,故称为主时之气。因其恒居不变,年年如此。又称地气。

将一年二十四节气分属于六气六步之中,主气一年分六步,一步主四个节气,即六十天八十七刻半。

六步 六气 二十四节气
初之气 厥阴风木 大寒到春分
二之气 少阴君火 春分到小满
三之气 少阳相火 小满到大暑
四之气 太阴湿土 大暑到秋分
五之气 阳明燥金 秋分到小雪
终之气 太阳寒水 小雪到大寒

客气

客气即是在天的三阴三阳之气,因其运动不息,犹如客之往来,故称客气。又称天气。欲知客气时需运用三阴三阳和司天在泉四间气推算。

三阴三阳

三阴三阳为运气学说中划分阴阳的独特方法。按阴阳气的多少将阴和阳各分为三。三阴之中厥阴阴气最少,少阴其次,太阴最盛;三阳之中少阳阳气最少,阳明其次,太阳最盛。故客气六气顺序为厥阴风木(一阴)、少阴君火(二阴)、太阴湿土(三阴)、少阳相火(一阳)、阳明燥金(二阳)、太阳寒水(三阳)。

司天在泉

司天之气、在泉之气、四间气为客气的六步。主岁的气为司天,位当三之气。位置与司天相对者为在泉,位当终之气。四间气各位在司天与在泉的左右。司天与在泉的左方为左间气,右方为右间气。一步一气,各主六十日又八十七刻半。

每岁客气始于司天前二位,即在泉的左间,为初之气。从此向右退行到二之气,即司天的右间。三之气即司天本身。四之气即司天的左间,五之气即在泉的右间。六之气,又称终之气,即在泉本身。

司天之气,又称司天,轮值主司天气之意,也就是当令的气候。司天象征在上,主上半年的气候变化,即统管初、二、三之气。又称岁气、天气。

在泉之气,又称在泉,统管下半年的气候,即四、五、终之气。也是岁气。又称地气。

在泉与司天相对。知道司天便能推知在泉。一阳司天必是一阴在泉,二阳司天必是二阴在泉,三阳司天必是三阴在泉。反之亦然。

客气与岁支的关系如下表

岁支 司天之气 在泉之气
子午年 少阴君火 阳明燥金
丑未年 太阴湿土 太阳寒水
寅申年 少阳相火 厥阴风木
卯酉年 阳明燥金 少阴君火
辰戌年 太阳寒水 太阴湿土
巳亥年 厥阴风木 少阳相火

间气

间气是除司天之气、在泉之气外,其余初之气、二之气、四之气、五之气的统称。

间气只能纪步,即一个间气只管一步(六十日又八十七刻半)。但司天、在泉可共主一岁之气,而不仅是各主一步。

司天之气(三之气)决定之后,即可依据三阴三阳顺序来决定各步之间气。例如:子年(三之气&司天)为少阴君火(二阴),则(四之气)为太阴湿土(三阴)、(五之气)为少阳相火(一阳)、(六之气&在泉)为阳明燥金(二阳)、(一之气)为太阳寒水(三阳),(二之气)为厥阴风木(一阴)。

客主加临

客主加临为将每年轮值的客气加在固定的主气之上。方法为把司天之气加于主气的三之气上,在泉之气加于主气的六之气上,其余四间气则依次相加。

运气同化

运气同化就是五运与六气同类化合。运与气在六十年变化当中,除互为生克、互为消长,还有二十六年同化关系。此种关系是因运与气两者性质相同而产生同一性质的变化。包括木同风化、火同暑热化、土同湿化、金同燥化、水同寒化。

因岁运有太过不及,岁气有司天在泉,因而有同天化同地化的差别。其表现类型有天符、岁会、同天符、同岁会、太乙天符五种。在六十年甲子周期中,计有二十六年为运气同化。

天符:该年岁运之气与司天之气的五行属性相同,包括乙卯年、乙酉年、丙辰年、丙戌年、丁巳年、丁亥年、戊子年、戊午年、己丑年、己未年、戊寅年、戊申年,计十二年。

岁会:该年岁运的五行属性与岁支的五方正位相同,包括甲辰年、甲戌年、乙酉年、丙子年、丁卯年、戊午年、己丑年、己未年,计八年。

同天符:逢阳干之年,太过的岁运之气与在泉之气相合同化,包括甲辰年、甲戌年、庚子年、庚午年、壬寅年、壬申年,计六年。

同岁会:逢阴干之年,不及的岁运之气与在泉之气相合同化,包括辛丑年、辛未年、癸卯年、癸巳年、癸酉年、癸亥年,计六年。

太乙天符:既是天符,又是岁会的年份,包括乙酉年、戊午年、己丑年、己未年,计四年。

注释

  1. 《素问‧六元正纪大论》:“天气不足,地气随之;地气不足,天气随之。运居其中,而常先也”
  2. 《素问‧天元纪大论》:“甲己之岁,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3. 《素问‧气交变大论》:“太过者先天,不及者后天。”
  4. 《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运有余,其先至;运不及,其后至。”
  5. 《素问‧五运行大论》:“子午之上,少阴主之。丑未之上,太阴主之。寅申之上,少阳主之。卯酉之上,阳明主之。辰戌之上,太阳主之。己亥之上,厥阴主之。”
     

原文作者未知,转自dffg0的微博

十二神方,四神、八维方
北方壬癸水,其季冬,其位子,其神玄冥,其兽玄武,其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其气凛,其剂渗。经云:“渗可祛湿”。其方玄武,白术、茯苓、生姜、甘草属。
东方甲乙木,其季春,其位卯,其神勾芒,其兽青龙,其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其气散,其剂轻。经云:“轻可祛实(一云闭,邪气闭实也)”。其方青龙,麻黄、甘草、杏仁、桂枝属。
南方丙丁火,其季夏,其位午,其神祝融,其兽朱鸟(雀),其宿井、鬼、柳、星、张、翼、轸。其气润,其剂滋(一云润)。经云:“滋可已枯”。其方朱鸟,阿胶、鸡子黄、黄连、黄芩属。
西方庚辛金,其季秋,其位酉,其神蓐收,其兽白虎,其宿奎、娄、胃、昴、毕、觜、参。其气肃,其剂收。经云:“收可已耗”。其方白虎,石膏、粳米、知母、甘草属。
北东其位丑,阳气始生,地气始动。其宿咸池,其气滑。经云:“滑可祛著”。其方咸池,榆皮、葵子、黄芩、滑石属。
东北其位寅,日出之方,阳气初生,其宿阳旦,其气温。经云:“温可祛寒”。其方阳旦,桂枝、甘草、大枣、生姜属。
东南其位辰,阳气大振,万物思动。其宿天阿,其气宣。经云:“宣可祛郁”。其方天阿,生姜、半夏、橘皮、桂心属。
南东其位巳,阳气大张,大雨思降,其宿螣蛇,其气泄。经云:“泄可祛实”。其方螣蛇,厚朴、大黄、甘草、枳实属。
南西其位未,未者,味也,百味斯实。其宿神后,其气涩。经云:“涩可固脱”。其方神后,赤石脂、干姜、禹粮石、粳米属。
西南其位申,阴气初盛,月出之地。其宿阴旦,其气清。经云:“清可祛热”。其方阴旦,黄芩、大枣、甘草、芍药属。
西北其位戌,大地澄清,生机已减。其宿紫宫,其气重。经云:“重可祛怯”。其方紫宫,牡蛎、龙骨、滑石、赤石脂属。
北西其位亥,阴气思收,大地闭塞。其宿勾陈,其气补。经云:“补可扶弱”。其方勾陈,甘草、生姜、大枣、人参
考证:二、文字内容方面:《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在文中有三个主要疑点,一是直接提南阳张机及《伤寒论》,二是伊尹撰《汤液经法》,三是《汤液经法》图。
1《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提张仲景有三处,如:“汉晋以还,诸名医辈,张机、卫汜[汛]、华元化、吴普、皇甫玄晏、支法师、葛稚川 、范将军等,皆当代名贤,咸师式此《汤液经法》,愍救疾苦,造福含灵。” “昔南阳张机,依此诸方,撰为《伤寒论》一部,疗治明悉,后学咸尊奉之。”“张机撰《伤寒论》,避道家之称,故其方皆非正名也,但以某药名之,以推主为识耳。”文中均称为张机。众所周知关于张仲景的生平,由于《后汉书》及《三国志》无传,故知之不多,仲景之名最早见于西晋王叔和《脉经序》其文曰: “仲景明审,亦候形证,一毫有疑,则考校以求验。” 其后直至中唐,凡涉及仲景事者,医家和史家均称仲景或张仲景。如晋•皇甫谧《针灸甲乙经》序曰: “汉有华佗、张仲景。其它奇方异治,施世者多,亦不能尽记其本末。” “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数十卷,用之多验。近代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遗论甚精,指事可施用。” 晋•葛洪《肘後備急方》序云:“余既穷览坟索,以著述余暇,兼综术数,省仲景、元化、刘戴秘要、金匮、绿秩、黄素方,近将千卷。南朝•宋•陈延之《小品方》序云: “自古至今,去圣久远,雅有其文,无有传授之者。汉末有张仲景,意思精密,善详旧效,通于往古,自此以来,未闻胜者。” 南朝•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序录上曰: “《神农本草经》今之所存,有此四卷,是其本经。所出郡县,乃后汉时制,疑仲景、元化等所记。”“張仲景一部,最為眾方之祖宗,又悉依本草。但其善診脈,明氣候,以意消息之耳。” 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序曰: “汉有仓公,仲景,魏有华佗,并皆探赜索隐,穷幽洞微,用药不过二三,灸炷不逾七八,而疾无不愈者。”而张机之称始见于宋臣高保衡、孙奇、林亿等在校订《伤寒论•序》中引唐•甘伯宗《名医录》之文,其文曰: “张仲景,《汉书》无传,见《名医录》云:南阳人,名机,仲景乃其字也。举孝廉,官至长沙太守,始受术于同郡张伯祖,时人言,识用精微过其师,所著论,其言精而奥,其法简而详,非浅闻寡见者所能及。”甘伯宗史书无传,《名医录》于宋臣校书后亡佚,所言仲景事,魏晋六朝乃至唐代医家均未提及,且仲景任长沙守事,史书所记历任长沙太守均无张机或张仲景之名,故甘伯宗所记仲景事不知源自何典,不可稽考。从以资料可知,即陶弘景本人都称張仲景而不说张机,而《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直呼南阳张机,与上述陶弘景《本草经集注》称呼不符。
关于《伤寒论》的书名,自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数十卷,并由王叔和撰次成书后,直到唐初,典籍所载,均无《伤寒论》书名,如:陈延之《小品方》序载:《张仲景辨伤寒并方》有九卷,而世上有不啻九卷,未测定几卷,今且以目录为正。《张仲景杂方》有八卷。《隋书•卷三十四•志第二十九•经籍三•子》载: 梁有《张仲景辨伤寒》十卷,《张仲景评病要方》一卷,亡。《张仲景方》十五卷 仲景,后汉人。《张仲景疗妇人方》二卷。唐•孙思邈撰《备急千金要方》时仍有“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不传”之叹。而至唐•王焘撰《外台秘要》(752年),始有張仲景傷寒論之语,《唐會要》卷八十二醫術有如下记载:“乾元元年(758年)二月五日制。自今已後。有以醫術入仕者。同明經例處分。至三年正月十日。右金吾長史王淑奏。醫術請同明法選人。自今已後。各試醫經方術策十道。本草二道。脈經二道。素問十道。張仲景傷寒論二道。” 宋臣校书后仲景之书始演变为《伤寒论》及《金匮要略》。此外,陶弘景本人在《本草经集注》序录上亦说: “張仲景一部,最為眾方之祖宗,又悉依本草。”而《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却说“昔南阳张机,依此诸方,撰为《伤寒论》一部,疗治明悉,后学咸尊奉之。” 与陶弘景本义不符。
关于“张机撰《伤寒论》,避道家之称”,此说不通,《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有二旦、六神大小等汤。其实在仲景《伤寒论》中六神已居其三,即大、小青龙汤、白虎汤和玄武汤(真武汤),若仲景撰《伤寒论》避道家之称,为何此三者不避,而避朱雀、勾陈、腾蛇呢?且仲景为何要避道家之称呢?
2《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提到《汤液经法》亦有三处,如:“汉晋以还,诸名医辈,张机、卫汜[汛]、华元化、吴普、皇甫玄晏、支法师、葛稚川、范将军等,皆当代名贤,咸师式此《汤液经法》,愍救疾苦,造福含灵。” “陶隐居云:依《神农本经》及《桐君采药录》,上中下三品之药,凡三百六十五味,以应周天之度,四时八节之气。商有圣相伊尹,撰《汤液经法》三卷,为方亦三百六十首:上品上药,为服食补益方者,百二十首;中品中药,为疗疾祛邪之方,亦百二十首;下品毒药,为杀虫辟邪痈疽等方,亦百二十首。凡共三百六十首也。实万代医家之规范,苍生护命之大宝也。今检录常情需用者六十首,备山中预防灾疾之用耳。检用诸药之要者,可默契经方之旨焉。” “陶隐居曰:此图乃《汤液经法》尽要之妙,学者能谙于此,医道毕矣。”
关于《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提到的《汤液经法》,可分三个问题来谈。第一,晋•皇甫谧《针灸甲乙经》序曰: “ 伊尹以亞聖之才,撰用《神農本草》以為湯液。”“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数十卷,用之多验。”《汉书•艺文志•方技略》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但并未写明伊尹所撰,故《汤液经法》不能说是皇甫谧说的伊尹汤液。而《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则明说是伊尹据《神农本经》及《桐君采药录》撰《汤液经法》,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第二,陶隐居是否见过《汤液经法》?《汉书•艺文志•方技略》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记载,《汤液经法》)在《隋书经籍志》中已不载,而《隋书经籍志》主要抄录梁阮孝绪《七录》和《隋大业正御书目录》而成,则《汤液经法》在梁阮孝绪著《七录》前已经亡失,阮孝绪于梁武帝普通年间(520-527)有感公私坟籍,多所散夫,乃博采宋齐以来图书,集为 “七录”一书,故《汤液经法》最迟在宋已亡失。陶隐居和阮孝绪为同时代人(陶弘景456年~536年,阮孝绪479-536)如何能见《汤液经法》。
第三,《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有:“陶隐居云:依《神农本经》及《桐君采药录》,上中下三品之药,凡三百六十五味,以应周天之度,四时八节之气。商有圣相伊尹,撰《汤液经法》三卷,为方亦三百六十首” 考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序录(上)云:“舊說皆稱《神農本草經》,余以為信然。今之所存,有此四卷,是其本經。所出郡縣,乃後漢時製,疑仲景、元化等所記。又有《桐君采藥錄》,說其華葉形色。《藥對》四卷,論其佐使相 須。魏、晉以來,吳普、李當之 等,更複損益。或五百九十五,或四百卅一,或三百一十九。或三品混糅。冷熱舛錯,草石 不分,蟲獸無辨,且所主治,互有多少。醫家不能備見,則識智有淺深。今輒苞綜諸經,研括煩省。以《神農本經》三品,合三百六十五為主,又進名醫副品,亦三百六十五,合七百 卅種。精粗皆取,無複遺落。”陶弘景在《本草经集注》序录中已明确指出,在汉末魏晋之际,《神農本草經》所载药物虽有上、中、下三品之分,但所载药物数量经吳普、李當之等,更複損益,并不是三百六十五味,三百六十五味乃由陶弘景审定,并加入《名醫别录》副品三百六十五味,合七百卅種为《本草经集注》。按《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说法,则商之圣相伊尹依陶弘景审定《神农本经》的三百六十五味药来撰《汤液经法》三百六十首方,岂不是荒诞吗? 此外,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序录(上)云:“又有《桐君采藥錄》,說其華葉形色。”《桐君采药录》并无上中下三品之分,《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说“依《神农本经》及《桐君采药录》,上中下三品之药,凡三百六十五味,以应周天之度,四时八节之气。”实在不经推敲。
3《汤液经法》图中体用二字值得怀疑,体用并提当在宋代,程颐《伊川易传》云:“至微者理也,至著者象也;体用一源,显微无间”。体,指本原、本体;用,指显现、作用。即隐微的理 与显著的象,二者统一,没有间隙。无形的理,当以物象来显示其意义和功能,而有形之物,本于无形之理。所谓一源,即源于一理,理为根本。体用并提出现于此图中,显然是作伪了。
三、献书者简介:张大昌先生,字唯静,1926年农历7月19日出生于湖北武昌。他原籍河北威县邵梁庄,后迁居南镇村。1995年农历10月7日辞世。其家几代人皆能文善医,典藏古籍甚丰。早年在平乡冯马兴固寺出家,法号昌玺。戏剧、绘事、技击诸端,皆得前人真传;他传承了古老的技艺,却又隐逸于斯。

出处

《伤寒论》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个,擘) 生姜(五两) 香豉(四合,绵裹)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30g,擘) 生姜(75g) 香豉(40g,绵裹)
煎服法

右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生姜,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方歌

《长沙方歌括》陈修园
栀豉原方效可夸,气羸二两炙甘加,若加五两生姜入,专取生姜治呕家。

主治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中
第76条 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憹,栀子豉汤主之。若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若呕者,栀子生姜豉汤主之。
第81条 凡用栀子汤,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出处

《金匮要略》卷中趺蹶手指臂肿转筋阴狐疝蛔虫病脉证治第十九

古代剂量

蜘蛛(十四枚,熬焦) 桂枝(半两)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蜘蛛(14枚,熬焦) 桂枝(7.5g)
煎服法

上二味,为散,取八分一匕,饮和服,日再服。蜜丸亦可。
方歌

《金匮方歌括》陈修园
阴狐疝气久难医,大小攸偏上下时,熬杵蜘蛛十四个,桂枝半两恰相宜。

主治

阴狐疝气者,偏有小大,时时上下,蜘蛛散主之。

出处

《伤寒论》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枚,擘) 厚朴(四两,炙,去皮) 枳实(四枚,水浸,炙令黄)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30g,擘) 厚朴(60g,炙,去皮) 枳实(60g,水浸,炙令黄)
煎服法

以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方歌

《长沙方歌括》陈修园
朴须四两枳四枚,十四山栀亦妙哉,下后心烦还腹满,止烦泄满效兼该。

主治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中
第79条 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

出处

《伤寒论》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枚,擘) 干姜(二两)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30g,擘) 干姜(30g)
煎服法

右二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方歌

《长沙方歌括》陈修园
十四山栀二两姜,以丸误下救偏方,微烦身热君须记,辛苦相须尽所长。

主治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中
第80条 伤寒,医以丸药大下之,身热不去,微烦者,栀子干姜汤主之。
第81条 凡用栀子汤,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出处

《伤寒论》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个,擘) 甘草(二两,炙) 香豉(四合,绵裹)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9g,擘) 甘草(6g,炙) 香豉(4g,绵裹)
煎服法

右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甘草,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主治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中
第76条 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憹,栀子豉汤主之。若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若呕者,栀子生姜豉汤主之。
第81条 凡用栀子汤,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

出处

《金匮要略》卷中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枚) 大黄(一两) 枳实(五枚) 豉(一升)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30g) 大黄(15g) 枳实(50g) 豉(200g)
煎服法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方歌

《金匮方歌括》陈修园
酒疸懊憹郁热蒸,大黄二两豉一升,栀子十四枳枚五,上下分消要顺承。

主治

酒黄疸,心中懊憹,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

出处

《金匮要略》卷中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第十七

古代剂量

栀子(十四枚) 香豉(四合,绵裹)
现代剂量(仅供参考)

栀子(30g) 香豉(40g,绵裹)
煎服法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则止。
方歌

《长沙方歌括》陈修园
山栀香豉治何为,烦恼难眠胸窒宜,十四枚栀四合豉,先栀后豉法煎奇。

主治

下利后,更烦,按之心下濡者,为虚烦也,栀子豉汤主之。